您现在的位置: 四川省大竹中学 >> 信息中心 >> 学科建设 >> 语文教研组 >> 正文 今天是:
五盌盘,抑或五碗盘?
文言断句兼谈汉字简化带来的困惑
作者:邱绪胜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4/2    赌博游戏
          ★★★ 【字体:

本文地址:http://www.intermachineryindia.com/Article/xkyd/xxjj/201504/2853.html
文章摘要:,作作有芒颠衣到裳山路小学,相互依赖露骨黄人守日。

五盌盘,抑或五碗盘?

——文言断句兼谈汉字简化带来的困惑

邱绪胜

 

近日,重温《世说新语》。我所使用的版本为上海书店根据世界书局影印的19867月版,共8册。这可算是除中华书局版《诸子集成》之外,如今最为权威最为通行的版本。但是,我也发现里面还是有诸多瑕疵或者谬误,现仅就《世说新语·德行第一》里的一则短文“殷仲堪既为荆州“(即第四十则)的标点和汉字的简化发表一些我不成熟的看法,以抛砖引玉,请教于大方之家。

 

原文如下(不加标点且用现代汉语的简化字排版,出自该书第八册,《世说新语》第10页竖排第8行到11行):

殷仲堪既为荆州值水俭食常五碗盘外无余肴饭粒脱落盘席间辄拾以啖之虽欲率物亦缘其性真素每语子弟云勿以我受任方州云我豁平昔时意今吾处之不易贫者士之常焉得登枝而损其本尔曹其存之

 

紧接文段后有刘孝标的笺注如下:

晋安帝纪曰仲堪陈郡人太常融孙也车骑将军谢玄请为长史孝武说之俄为黄门侍郎自杀袁悦之后上深为宴驾后计故先出王恭为北蕃荆州刺史王忱死乃中诏用仲堪代焉

 

笺注无标点,我姑且句读如下:

晋安帝纪曰:“仲堪,陈郡人,太常融孙也。车骑将军谢玄请为长史,孝武说之,俄为黄门侍郎。自杀袁悦之后,上深为晏驾后计,故先出王恭为北蕃。荆州刺史王忱死,乃中诏用仲堪代焉。”

 

上文大意我姑且这样翻译:

在史籍《晋安帝》里面记载:殷仲堪是陈郡人,赌博游戏:太常殷融的孙子。车骑将军谢玄(举荐)希望他任长史,孝武帝很高兴,不久他就担任了黄门侍郎。自从袁悦之被诛杀之后,皇上为死后大事计,因此先将王恭调出到京城,到北方边鄙任职。荆州刺史王忱死后,才发诏任用殷仲堪为刺史,代替了王忱的职位。

 

该书的句读如下:

殷仲堪既为荆州。值水。俭。食常五碗。盘外无余肴。饭粒脱落盘席间。辄拾以啖之。虽欲率物。亦缘其性真素。每语子弟云。勿以我受任方州。云我豁平昔时意。今吾处之不易。贫者士之常。焉得登枝而损其本。尔曹其存之。

 

 “值水。俭。食常五碗。盘外无余肴。”这个标注,是很不得体的,算是典型的误断句读。在这里,应该句读为:值水俭。食常五碗盘。外无余肴。

关于这个问题,可以参见宋文兵博士的论文《水俭与五碗盘——例谈古文的理解与标点》(发表于《语文建设》2002年第八期),上边有很详尽的阐述,故在此不赘述。而“贫者士之常”作为古文典型的判断句,最好句读为:“贫者,士之常。”这样,整个段落的大意如下:

殷仲堪做荆州刺史。上任时正赶上水涝歉收,每餐只吃“五碗盘”的简陋套餐,再也没有别的肉食,饭粒掉在餐桌或坐席上,总是要捡起来吃掉。这样做虽然是有心为人表率,却也是出于本性的率真朴素。他常常对子弟们说:“不要因为我出任一州长官,就认为我会把平素的意愿操守丢弃。如今,我处在这个位置也不会改变。清贫是读书人的本分,怎么能够登上高枝就抛弃它的根本呢?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个道理!”

 

而这次2015年四川“天府高考”模拟试卷()文言断句的翻译答案,有几处就有明显的硬伤:譬如,将“五碗盘”直接翻译为“五碗菜”,就属于望文生义。对于这个问题,宋文兵博士从学术角度阐述之外,还可以参阅通俗性的文字《“五碗盘”古代清官的节俭“套餐”》(见《汕头特区报》20141124日)。“肴”是“月旁,属肉”这这里,为了适合语境,最好直接翻译为荤菜。而把“今吾处之不易”直接翻译为“如今我处在这个位置上不容易”,这就不很妥当了,古文里面没有特别的提示,“易”最好翻译为“变”。

著名诗人、学者流沙河先生在其《简化字不讲理》一文里面有一个论断,大意是:“每一个正体字(指繁体字),都可以证明自身的存在,而每一个简体字都没有证明其存在的理由。”这一句话放在这里,就有点意思了。

还是先说说“五碗盘”的问题。“五碗盘”在《诸子集成》里面写为“五盌盘”,但是,一简化为“五碗盘”,就有点莫名其妙了;至少文化信息的携带上,就丢失了很多东西,“言说”也就没有那么准确了。我们先不说专有名词的简化不能类推的道理和原则。来看看“盌”的本义。盌,wǎn 形声。字从夗从皿,夗亦声。“夗”意为“敞口”。“夗”与“皿”联合起来表示“大口小腹的容器”。本义:大口小腹的容器,与“盎”(小口大腹的容器)相对。 同“碗”。这是百度百科上介绍的。而《说文解字》解释为,小盂也。而《康熙字典》对此的解释有同“椀”的义项。简而言之,“盌”不能简单写为“碗”,何况在专有名词里面不能类推呢。“五盌盘”,当然不能等同于“四菜一汤”。《宋书》《南齐书》里面的“五盏盘”之说,其实和“五盌盘”同出一辙。具体说,就是盘中盛有既可以称之为“杯”也可以称之为“碗”或者“椀”的五只器皿的成套食具。如此丰富的古文化信息,不是仅仅靠“五碗盘”的“碗”这个简化字所能携带和承受的,还是干脆写作“五盌盘”吧。这样才可能让我们有契机遥想古代文明的多元性和丰富性,及其无比的灿烂与辉煌。

 

 

 

作者简介:邱绪胜 任职于四川省大竹中学,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达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作者通联:四川省大竹中学 邱绪胜  邮编 635100  电话 15882958798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站备案:蜀ICP备12027155号
    网站内核:PE2006 SP4
    网站设计:WEB Copyright © 2000-2014    四川省大竹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